当前位置:樟树在线 > 降成本、促销售 网络直播助力中小企业拓展新业态

降成本、促销售 网络直播助力中小企业拓展新业态

  3月27日电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直播”成为许多中小企业的战“疫”工具,为恢复生产经营提供了助力。随着各行各业逐渐复工,直播、短视频还能为中小企业发展带来什么?3月26日,由浙江大学社会学系与联合主办的“直播与中小企业经济发展”研讨会上,与会嘉宾对直播如何纾解中小企业发展困难、赋能业务经营进行了深入探讨。

  3月27日电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直播”成为许多中小企业的战“疫”工具,为恢复生产经营提供了助力。随着各行各业逐渐复工,直播、短视频还能为中小企业发展带来什么?3月26日,由浙江大学社会学系与联合主办的“直播与中小企业经济发展”研讨会上,与会嘉宾对直播如何纾解中小企业发展困难、赋能业务经营进行了深入探讨。

  如何纾困中小企业?一系列更有针对性的举措频频落地。2月9日,工信部印发《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帮助中小企业复工复产共渡难关有关工作的通知》20条措施,明确指出进一步加强对中小企业的创新支持,支持企业数字化转型。3月19日,工信部实施《中小企业数字化赋能专项行动方案》,推动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赋能中小企业,助力复工复产。

  纾困中小企业,赋能产业链

  “疫情防控期间出现了一个新的直播现象,就是直播平台与中小企业生产经营发生或增强了联系。除了原来一些偏重于网上销售直播的平台外,原来偏于其他内容和人群的直播也介入了助推恢复生产、商品销售等。而中小企业先是被迫开通、渐渐的是有意识加大直播,去更新业务模式,获得用户增长。一些直播平台的功能、平台与中小企业的关系正在出现重要的拓展变化。”浙江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毛丹说道。

  副总编辑宋方灿表示,直播有“轻骑兵”的能力,它打破常规,在经济比较困难的情况下找到一条新的道路。受疫情的影响,一些中小企业在经济方面的压力很大,资金各个方面压力很大,通过直播的方式,他们找到了自己的生存发展方式。

  在抗击疫情的特殊时期,以抖音等代表的直播平台,为中小企业和民众带来了另一种生产和生活方式。抖音数据显示,截至3月24日,抖音已经收到商场报名直播共292场,完成直播的品牌54家。其中,株洲王府井百货首次抖音直播,销售额超过240万;广州十三行服装批发市场通过抖音直播,单日销售额超日常十倍,达到122万。

  “今天的直播内容开始成为一个新的产业标配,对于中小企业来说,直播卖货无疑在现阶段是效率比较高的,稳定性比较高的方式。”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教授、求是特聘教授吴飞指出。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认为:“短视频和网络直播的作用不仅仅是销售端,要从销售端渗透到生产端、流通端和供应链,为行业和企业赋能、赋智。”

  直播与中小企业一起成长

  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新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卓勇良认为,直播平台可以促进线上商务、以及生产经营活动等,这种方式可以有效降低交流成本,提升交流效率。

  艾媒咨询最近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直播的用户规模将达5.24亿人,市场规模将突破9000亿元。这些数据的背后,意味着直播平台蕴藏着巨大的经济潜能,短视频和直播平台,如何赋能中小企业共同挖掘经济潜能?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亮表示,直播平台为销售方和消费者之间建立了一个很好的桥梁,在这个过程中,平台企业为中小企业还有个体户赋能。一方面,消费者与销售方可以直接完成交易,同时,消费者群体越来越关注社交电商。这是一个稳定的三角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吕鹏表示:“在直播经济里,商业和用户是共同成长、共同进步的生态关系。在这个生态中,优质的内容、优质的供应链、优质的主播是三个关键点。”

  在欧阳日辉看来,短视频和直播与中小微企业都处于不断成长的过程中,二者是相互促进,互相发展成长的关系。短视频和网络直播的作用机制,即信息传递、获取和接收的改变和创新。短视频和移动直播是基于场景的传播,创新了信息的呈现方式,具有信息普惠的价值和正外部性,推动中小微企业探索新的营销方式、生产经营方式和管理模式。与此同时,以抗击疫情为契机,平台积极和外部各方合作,形成合规有序、合作共赢的协同成长生态,成为线上众创空间,推动众创经济发展。

  打破数字鸿沟促进中国社会消费方式升级

  疫情期间,抖音、西瓜视频等直播平台为各个行业开辟了网上直播平台,助力各个行业在特殊时期保持活力。截至3月23日,“战疫助农”系列活动帮助供需信息匹配对接,已经组织23位县长、多位平台创作者通过直播销售农产品,助力全国各地农产品销售达2.35亿元。

  “直播在某种意义上打破了赢家通吃的局面。通过直播,任何微小或者比较独特的产品,都能够找到自己所对应的细分市场的群体。”中山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梁玉成教授表示。

  对此,清华大学政治学系长聘副教授孟天广发表了同样观点。他提到,直播削减了数字鸿沟。直播带货、直播营销的确让中小企业特色产品,甚至是一些比较小众的产品、比较边缘的产品,比如农特产、手工艺,或者文创产品找到自己的市场,这是非常重要地消除数字鸿沟。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金融学教授卢锐谈到,疫情期间,他的工作团队推出,关于企业高级管理者培训的直播课程,包含免费和收费两种形式,均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他表示:“直播课程增加了用户和校友,对我们的忠诚度与黏性。其次,扩大了培训课程的品牌宣传;同时,为培训课程吸引了更多的社会流量。”

  “现在的很多直播,比如网络课程、旅游规划、网上购房等,其背后都是和人们对高质量的美好生活追求有关系的。在这个过程中也让我们的中小企业,从原来的互联网+转向了直播+,更加的精细化。”浙江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范晓光表示,在一定程度上,直播短视频也加快了中国社会的消费方式转型。 【编辑:吉翔】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