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樟树在线 > “00”后千里复工记:迎“疫”而上 只为奔赴生产一线

“00”后千里复工记:迎“疫”而上 只为奔赴生产一线

  重庆3月27日电(张燕 高吕艳杏)27日,在上汽依维柯红岩商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汽红岩)重庆的生产车间机器声隆隆,80辆上汽红岩杰狮车被组装完成正等待下线,这批西南定制版工程车,将被交付到云、贵、川、渝市场用于基建项目。

  重庆3月27日电(张燕 高吕艳杏)27日,在上汽依维柯红岩商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汽红岩)重庆的生产车间机器声隆隆,80辆上汽红岩杰狮车被组装完成正等待下线,这批西南定制版工程车,将被交付到云、贵、川、渝市场用于基建项目。

  随着2月下旬新冠疫情防控形势的持续向好,重庆一批重点企业复工复产也随之展开。这些企业的不少务工者来自川、贵、鄂,复工后受交通管制和返工人员隔离的影响,人员紧缺成为企业复工面临的一大难题。

  作为重庆重卡“领头羊”企业的上汽红岩复工时间经过两次延期后,最终敲定在2月20日。为了释放产能,上汽红岩一手抓防控,一手抓复工,通过包车的方式,将区域较为集中的符合健康条件的员工陆续接回重庆。部分红岩人通过骑行、徒步、自驾、自发组合打车等方式千方百计赶回重庆。在这些返岗的队伍里,也不乏“OO”后的年轻小伙。

  “骑手”:坚定前行方向 冒雨绕行近500公里

  “往年总是嫌春节假期太短,可今年因为疫情影响,复工时间一再推迟,我确实在家待不住了,盼着早日复工。”家住四川省德阳市中江县的“00后”彭顺告诉记者,在接到工厂复工的消息后,他第二天就去办好了健康证,收拾好行囊,打算和朋友们骑摩托车返回重庆。

彭顺和朋友们骑行500多公里从四川省中江县返回重庆。 彭顺供图 摄 彭顺和朋友们骑行500多公里从四川省中江县返回重庆。 彭顺供图 

  按照往常骑车经验,彭顺从老家到工厂大概近300多公里的路程,一路骑摩托顶多花费五六个小时即可到达。因受疫情影响,很多以往能正常通过的道路都设有防疫卡点,而彭顺也遭遇多次被劝返。

  “路上检查很严格,好多以往能正常过的路都不准通行,只能绕道。一绕就更难了,本来骑行无阻的道路要改成乡间小路,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正常过去,只能硬着头皮碰运气,一条一条的试,能过的就继续跑下一站,不能过的又重新想办法。”彭顺说,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工厂需要我,我必须回去上班。哪怕多绕行200多公里,他依然坚定自己前进的方向。

  “我是2月20号回来的,早上8点多就从老家出发,直到晚上10点多才回到重庆,一共骑行近500公里,比平时多用了一倍的时间。”彭顺说,这一路赶回来走得紧急又惊险,山路多,道路滑,又逢下雨天,为了早点赶回重庆,一天下来只吃了一包方便面。

翟浩步行55公里的山路从贵州省毕节市到云南镇雄。 翟浩供图 摄 翟浩步行55公里的山路从贵州省毕节市到云南镇雄。 翟浩供图 

  让他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绕行乡间小路,摩托车倒在路边的泥坑里,幸好人没事,他和朋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车子扶起来。

  谈及为何为了复工这么拼?彭顺坦言,“他们在工厂上班都是按班组分工,集体荣誉感很强,就像一个大家庭。听说厂里复工,大家都需要我,我无论如何也要尽自己一份努力。”

  彭顺介绍,他是2017年2月入职上汽红岩的,已经工作3年了。虽然他读书不多,但经过这几年在上汽红岩的历练与熏陶,“红岩精神”已经成了他割舍不下的牵挂。厂里很多小伙伴都是离家在外,平时相互照顾,上汽红岩就如“第二个家”。

  “行者”:千里走“单骑” 徒步11小时55公里山路

  跟彭顺一样,作为“00”后年轻小伙的翟浩也经历了一场非同寻常的复工之旅。因为封路、交通工具停运等防控措施,翟浩接到工厂复工的消息时却是寸步难行。

  “因生产员工特别是熟练的老员工一直紧缺,厂里各车间班组长每天都在询问有没有回重庆的员工。”已有2年工龄、家住贵州省毕节市的翟浩说,“虽然困难重重,但工厂需要我,我不能再等待,一定要赶回去。”

  翟浩从网上得知,从村子到县里的交通工具还没有解封,但听说从云南镇雄到重庆的汽车已恢复营运,于是他毅然决定步行55公里山路到云南镇雄。

  “我从上午10点背上一个装着干粮和水的背包就出发了,山路崎岖不平,走一会歇一会,脚底生疼。之前虽然去过镇雄,不过是坐车,从来没有全程步行过,大致知道从家去镇雄的路线。因为是步行,所以一路上哪里近就走哪里,完全是凭记忆,也没有导航,实在记不得,也没什么办法,只有朝着大概的方向走。”

  路上吃完预备干粮,若是肚中实在饥饿,翟浩就买些小零食草草果腹。“一路监管比较严,许多商店怕感染都没有开门,难得遇到一家正常开业的。我也要赶时间,路上怕摸黑,第一次走心里也没有底,早到早放心,等赶到镇雄已经晚上8点多,之后才找到回重庆的车。”从未如此长途跋涉的翟浩告诉记者,他唯一的信念就是坚持向前。

  翟浩用了11个小时,走完55公里山路,在当天晚上8点终于赶到了县城。第二天他就急急忙忙坐上了通往重庆的大巴,最终安全抵达重庆,并根据社区和公司要求进行防疫隔离。

  3月11日,翟浩得到解除隔离通知,回到岗位上的他,凭着过硬的操作技能加班加点完成装配任务。而他也因为这段特殊的“复工之旅”,得到了一个新的绰号“行者”。

  “当有些人用有色眼镜给年轻一代贴上‘宠溺’、吃不了苦等各种标签时,这群‘00’后用行动诠释了他们为信守承诺、准时复工到底有多拼!”上汽红岩市场部副总监蒋建华说,他们用行动刷新了大家对“00”后的认识。敢于拼搏、甘于奉献的“红岩精神”已扎根红岩人心中。

  与时间赛跑:奋战一百天 拿下3万台

  据重庆市经信委数据显示,当前重庆市各类工业产业的开工率均在98%以上,特别是汽车、电子两大产业实现全面复工复产。

  “奋战一百天,拿下3万台。”这是工厂定的最新目标,上汽红岩总经理楼建平称,近一个多月以来,工厂已达满产。在坚持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企业正全力推动复工复产,并多招聘了1000名新员工,抢时间、抢产量、抢销量。下一步,我们一方面要加快人员返岗,另一方面要加快智能化改造。

  据上汽红岩总装车间副主任赵波介绍,为了确保安全生产,工厂要求复工的首要任务就是做好防疫,然后才是抢产量。尽管受疫情影响,工厂人力不足,但是整车订单一直呈上升趋势,好在零部件供应也都能跟得上生产节奏,截至目前产能已基本恢复,能全面满足市场所需。

【编辑:陈海峰】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